上升之路困难重重 中国男篮奋力前行(1)

刚刚完成世预赛第一阶段任务的中国男篮马不停蹄地从澳大利亚赶往印尼,男篮亚洲杯赛还有3天就将拉开大幕。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队伍的计划,检测呈阳性的球员暂时留在澳大利亚隔离,球队不得不临时从国内征调5名选手赶赴印尼驰援。

自2019年男篮世界杯后,跌入谷底的中国男篮一直在思索着突围的办法。如今队伍在杜锋的执掌下已让外界看到了复兴的火苗,只是这条路注定会充满坎坷,上升的道路自然是困难重重。但即便是在如今这样内忧外患的时候,中国男篮依旧在奋力前行。

在世预赛亚大区(亚洲/大洋洲地区)第一阶段,中国队的战绩为4胜2负,其中两场失利全部败给阵容不整的澳大利亚队。

对手贵为东京奥运会铜牌得主,虽说并未启用全主力出战,但在实力上依旧高出一筹。

两场比赛,中国男篮都与其打得难解难分,甚至细化到几个回合,球迷们看着都觉得窒息。虽说没拿到胜利,但中国队焕然一新的精神面貌,让外界颇为满意。

除此之外,中国男篮还分别两次击败日本和中国台北。当然这4场胜利只能说是意料之中,含金量并不是很足。

首先两战日本男篮,对方阵中缺少八村塁、渡边雄太、马场雄大三名在海外效力的球员,实力受损严重。而实力偏弱的中国台北也没有林庭谦、陈盈骏这样在CBA效力的球员坐镇。可以说,两个对手都以锻炼新人为目的,所以兵强马壮的中国队得以轻松过关。

接下来预选赛来到第二阶段,12支球队被分成两个小组,中国队被分入F组,同组对手为澳大利亚、日本、哈萨克斯坦、伊朗和巴林。

2023年男篮世界杯将在印度尼西亚、日本和菲律宾进行,亚大区在本届世界杯赛上获得了8个参赛席位。身为东道主的日本队和菲律宾队已获直通世界杯正赛的资格,但另一个东道主印尼队因为实力较弱,还需迈过一道“门槛”——跻身亚洲杯赛八强,才能获得晋级世界杯正赛的门票。

所以,根据赛事的竞赛规则,如印尼队获得亚洲杯前八名,E、F组的前两名和两个小组成绩最好的第三名晋级世界杯正赛;如印尼队无缘亚洲杯八强,则两个小组的前3名晋级。此外,第一阶段已交战的双方不再对阵,成绩将会带入第二轮。

也就是说,中国男篮在世预赛第二阶段赛的对手将分别是哈萨克斯坦、伊朗和巴林。球队晋级世界杯的路上,挑战依旧不少。

按说作为亚洲传统强队,伊朗比较难对付,但该队近期阵容老化严重,实力受损。第一阶段该队就两负哈萨克斯坦,爆出了冷门。从目前的情况看,伊朗队很可能无缘明年世界杯。

相对来说,哈萨克斯坦是一个比较难缠的对手。今年6月国际篮联公布的男篮世预赛亚大区战力榜中,哈萨克斯坦队位居榜首,第一阶段该队的战绩为5胜1负,目前在F组中还排在中国队之前。

哈萨克斯坦队拥有曾在NCAA打球的归化球员安东尼·克莱蒙斯。他是球队的核心,在场上主要负责串联和终结。另外该队的鲁斯塔姆、巴兹英·尼古拉均有不俗实力。

因此,中国队想要晋级明年的世界杯,必须要过哈萨克斯坦这一关。第二阶段的首战就是与该队交手,中国男篮还是要多加小心。

更重要的是,世预赛第二阶段依旧采用主客场制,目前尚不清楚中国队在世预赛第二阶段能否回到主场作战,如果还是将比赛地放在海外,那对球队的发挥还是有一定的影响。

完成了世预赛第一阶段的任务,中国男篮转战印尼,备战即将开战的亚洲杯。本次比赛原计划在去年举行,但因疫情推迟了一年。因为赛事直接关联到球队在国际篮联的积分,甚至直接影响球队在明年世界杯的分组抽签,因此中国队全队上下也是不敢怠慢。

杜锋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球队能够通过亚洲杯提升排名,争取到2023年世界杯的分组抽签时进入第3档,这样队伍就更有优势一些。

篮球亚洲杯是在1960年创立的,当时赛事的名称为“亚篮联男篮锦标赛”;到了2005年,这项赛事更名为“国际篮联亚洲男篮锦标赛”;十年之后,赛事再次更名为“篮球亚洲杯”。

杜锋在世预赛第一阶段结束时曾表示:“世预赛对于我们准备接下来的亚洲杯来说,可能还是有很大帮助的,大家知道亚洲杯有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加入之后,对整个亚洲篮球的水平提升很大,希望我们队伍能在亚洲杯冲击冠军。”

正如杜锋所说,两支大洋洲队伍的加入改变了赛事的格局。刚刚过去的世预赛第一阶段,两支队伍在亚大区均是未尝败绩,他们也是中国男篮此次比赛争冠的两只“拦路虎”。

另外,由于在NBA效力的渡边雄太加入,日本男篮实力得到迅速提升。但该队一大硬伤就是全队平均身高只有1.91米,2.06米的渡边雄太是全队最高的选手,他在防守时有时不得不客串中锋。

当然对手只是一方面,更为可怕的是疫情突然侵扰中国男篮,当时还未从澳大利亚出发的队伍阵中多人新冠检测呈阳性。无奈之下,球队启用临时预案,安排阳性人员就地隔离观察和治疗,其他人员则启程前往印尼备战。

就在队伍抵达机场的时候,球队主力中锋周琦突然感觉身体不适,一度昏倒在机场。经过简单的处理,周琦只能暂时留在墨尔本,并未随全队前往印尼。

如此紧急的情况下,中国男篮从国内征召了高诗岩、翟晓川、范子铭、贺希宁、姜伟泽共5名球员,直飞印尼驰援亚洲杯。

当时事情紧急到什么程度?他们中甚至有球员是在训练场接到消息,随后便直接奔赴机场。翟晓川就在社交媒体上写道:“为国出征,义不容辞,国家队需要,必须全力以赴!”

在5名驰援的队员中,翟晓川随中国男篮征战过多次大赛,经验相对较为丰富。高诗岩则曾代表中国三人男篮打过东京奥运会,而另外三人均未参加过洲际大赛,属于国际赛场的新兵。

临阵突然大幅度更换球员,这对于中国男篮的影响可想而知。但疫情如此凶猛,球队也只能见招拆招。如果留在墨尔本的人员在亚洲杯开赛前身体康复,将前往雅加达与全队会合。

需要注意的是,亚洲杯不像世预赛可以每场赛前确定12人阵容,这次杯赛规定队伍需要在7月11日上交整个赛事的12人名单(截至记者发稿时,中国男篮大名单尚未公布),现有的阵容如何抉择和搭配,这着实考验教练组的智慧。

本届亚洲杯中国男篮分在B组,同组对手为韩国、巴林和中国台北,球队的首场比赛将在北京时间7月12日晚9时进行。根据赛事规则,小组赛头名直接晋级。

上届亚洲杯是在2017年举行,时任中国男篮蓝队主帅的杜锋带队在黎巴嫩仅拿到第5名,球队小组赛中被菲律宾击败,另外被澳大利亚队挡在了四强门外。

中国队共22次参加亚洲杯(亚锦赛),其中16次摘得冠军,遥遥领先其他球队。

在胜率榜上,中国男篮的胜率为92%,位居次席。澳大利亚队(只参加过一届比赛)以100%居首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