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时光机 最具政治色彩的比赛

在过去40多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伊朗和美国有着复杂且敌对的关系。自1979年伊朗革命推翻了亲美的巴列维统治后,两国的关系就已经恶化。再加上人质危机,52名美国外交官被扣押在位于德黑兰的美国大使馆长达444天,导致两国之间的所有外交关系完全停止。所以当两国在1998年世界杯上被分在同一小组时,政治色彩立即围绕着这场比赛。

有人提议这两支球队不应该同组,会引起安全隐患。不过时任国际足联主席阿维兰热拒绝了这一提议并表示,足球与政治没有关系,两队的比赛不应掺杂进更多因素。

美国方面也相继表态,他们的足协主席称这将是“有史以来最棒的比赛(the mother of all games)。主帅史蒂夫•桑普森则表示:“我们不会让政治在其中发挥作用。我们想表明,除了一个积极的结果外,我们希望两队能在球场上积极竞争,在比赛结束后交换球衣,作为美国和伊朗两国之间新关系的一个开始。”

但鉴于围绕这场比赛的外交和安全问题,国际足联媒体官员、出生于伊朗的马苏迪要负起更广泛的责任。他碰到的首个问题就是两队赛前的握手环节,根据国际足联的规定,B队应该走向A队进行赛前握手。而按照当时的分组,伊朗被列为B队,但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明确下令,伊朗队不能主动走向美国队。好在最终马苏迪通过谈判达成了妥协,由美国队主动走向伊朗队。

但这不是国际足联最担心的事情。在球场外,一个恐怖组织购买了7000张比赛门票,并计划在比赛期间举行抗议活动。“伊朗人民圣战者组织”是一个由萨达姆•侯赛因资助的伊拉克组织,其主要目的是为了破坏伊朗政权的稳定。因此,想要在42000名观众中控制如此多的球迷并不容易。

马苏迪表示:根据我们收到的情报,我们知道谁会是主要的麻烦制造者。我们向电视摄像师发放了照片,这样他们就知道哪些人和哪些标语要避开。这场比赛将在世界各地播放,我们最不希望的就是这群人破坏这个场合,以此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然而,随着该组织最初的计划被挫败后,情报部门得到了B计划的消息——球场入侵。为此,安排了法国特种部队在体育场附近徘徊,以阻止传闻中的极端分子进入球场的行为。

比赛正式开始前,伊朗足协主席要求装备人员为每个球员买一束白玫瑰,让他们带进球场赠送给美国队。在伊朗,白玫瑰是和平的象征。随后两队的球员在比赛前一起拍了一张合影,这一时刻也给两国和全世界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时美国队中场塔布·拉莫斯表示:“我们讨论了一起拍照的问题,我们问了每个人的感受,所有的球员都赞成这样做。我们都认为这是体育,无论政治上发生什么,显然都是在球场之外的。我们想让人们高兴,让人们欢呼,所以我们一起拍了这张照片。”

比赛开始后,美国完全压制住了伊朗,先后两次击中门柱,进球对于他们来说似乎只是时间问题。然而就在上半场行将结束前,被动的伊朗率先打破僵局。埃斯蒂利一记强力头槌,让美国门将鞭长莫及。进球后的埃斯蒂利眼含热泪狂奔庆祝,成为世界杯的经典画面。也正因为这粒进球,他被伊朗人视为民族英雄。

比分落后的美国队在下半场倾巢而出,而此举也让他们防线的空档暴露无遗。第84分钟,马达维基亚长途奔袭扩大优势,再次点燃了伊朗球迷的热情。尽管美国队在最后时刻扳回一城,但也于事无补。

最终,伊朗2-1力克美国,这个结果对伊朗来说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标志着他们在世界杯上的首场胜利。伊朗人民走上街头庆祝,不仅是为了这场胜利,更是因为他们的对手是一个长期被视为伊朗敌人的国家。

尽管两队最终都未能从小组出线,美国更是三战皆败小组垫底,但球员们还是认识到他们在与伊朗这场历史性比赛中所扮演的角色。美国后卫阿戈斯当时表示:我们90分钟内所做的事情比政治家们在20年内所做的还要多。”

拉莫斯也表示了同样的看法,“也许我们确实对政治的好转产生了一点影响。当你是一名球员时,这并不是你真正要做的,但如果你能帮助人们相互理解并走到一起,这样的感觉很好。”

美国与伊朗在比赛中表现出的体育精神,也促成了两国在2000年于美国进行了一场友谊赛。此外,1998年世界杯伊朗阵容中的两名成员也去了美大联盟踢球,前锋阿齐兹在2000赛季效力于圣何塞地震,而后卫在1999年还与拉莫斯是队友。

如今24年过去,两队再次在世界杯小组赛中相遇。在此期间又发生了伊朗军方人物苏莱曼尼被美方杀害,美军基地遭到攻击等一系列事件。这一次,两队的碰面还能擦出怎样的火花呢?

世界杯时间表:11月30日03:00 美国vs伊朗(B组第3轮,阿图玛玛体育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