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暗示美方曾要求将减产决定推迟到中期选举后还提及与美国磋商过程

沙特阿拉伯外交部在一份详尽且不寻常的官方声明中为OPEC+上周的减产决定进行辩护。这个全球最大产油国之一和最大石油出口国10月13日称,减产协议并非在地缘政治冲突中“选边站队”,而是基于石油市场现状、由全体OPEC+成员国一致同意的决定。沙特同时暗示,美方曾提出推迟一个月作出减产决定,也即延迟到美国中期选举之后。

由沙特、俄罗斯等23个国家组成的OPEC+产油国联盟10月5日决定自今年11月起大幅减产,在8月产量基础上将月度产量日均下调200万桶。据澎湃新闻测算,10月3日至7日,国际油价因减产消息创下自今年3月中旬以来的最大单周涨幅。产油国联盟减产挺价令美国十分不满:会前,美国敦促OPEC+成员国不要继续减产。会后,白宫旋即表示“失望”,白宫发言人卡琳让-皮埃尔在发布会上称,OPEC+此举相当于和俄罗斯结盟。

沙特外交部在13日发布的声明中说,减产会议后诸如“沙特在国际冲突中站队”、“出于政治动机反对美国”等说法都是无稽之谈,沙特完全不接受这些“没有事实依据”的言论。沙特强调,OPEC+会议的成果由成员国协商一致通过,而非取决于单一国家的单边决定。“会议结果纯粹出于经济考量,考虑到维持石油市场的供需平衡,旨在抑制不符合消费者和生产者利益的市场波动。”声明称,OPEC+集团按照国际组织历来遵循的独立性准则作出减产决定。

沙特外交部还特别提及了与美国的磋商过程。声明称,沙特通过与美国政府的持续磋商向对方明确表示,“所有经济分析都表明,如果根据(美方)建议将OPEC+的(减产)决定推迟一个月,将产生负面的经济后果。”

沙特外交部还强调,在努力保持与所有友好国家关系的同时,沙特“拒绝任何命令、行为或曲解其保护全球经济免受油市波动影响崇高目标的做法”。声明在最后回顾了沙美符合两国共同利益的战略关系。

OPEC秘书长海赛姆盖斯10月7日说,石油减产决定没有政治动机,也无关在某些国家之间选边站队,只是出于对全球经济衰退高风险的评估。沙特外交国务大臣阿德尔朱拜尔7日表示,沙特支持主要石油国减产并不想伤害美国,而是想稳定全球市场。

就在沙特发布上述声明前一天,《华尔街日报》10月12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说法报道,在OPEC+作出石油减产决定的几天前,美国官员曾要求沙特及其他海湾产油国将减产决定再推迟一个月。但沙特方面认为,拜登政府提出这一要求,只是因为担心在美国11月8日国会中期选举前这段关键时间内油价继续飙升,从而大大打压支持率,因而严词拒绝。美国通货膨胀率连续多月维持在40年高位,民众不满拜登政府抑制燃油价格不力。主要产油国大幅减产预计进一步推升油价,令选情承受更大压力。

《华尔街日报》披露,拜登7月首次以总统身份访问沙特时,沙特方面原本打算提议主要产油国日均增产50万桶,作为对美“亲善信号”,但与拜登政府存在龃龉的沙特王储本萨勒曼坚持将增产量降至10万桶。这一小幅增产计划实施没多久,OPEC+产油国9月又决定将月度产量日均下调10万桶,相当于重回拜登访沙前水平,引发白宫不满。

美国从OPEC+减产决定中感受到的刺痛及对沙特立场的不满加剧了两者间的隔阂。

美国《国会山》日报网站10月6日发布的《OPEC+减产带来重估美沙关系的呼声》一文中说,在美国总统拜登7月访问沙特后,OPEC+国家减少石油产量的决定在外交政策给了拜登一击。“这也促使国会人要求重新考虑美沙联盟,尤其是在武器和防务技术销售问题上。”

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成员、籍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和籍众议员罗康纳在9日刊发的《政治报》上说:“沙特(支持减产)的决定是对美国的定点打击,但美国有办法回应:立即停止向沙特大规模转让美国战争技术。”布卢门撒尔和康纳说,美国将沙特的决定视为其支持俄罗斯,需要“广泛地重新评估美国和沙特的关系”。在两人看来,沙特十分依赖美国武器,一旦军售被停,沙特会被迫“返回谈判桌与美国谈判”。

拜登11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专访时说,他将与国会商讨如何处理美沙关系。他没有透露会否同意暂停对沙特军售,但强调沙特的做法“一定会有后果”。

OPEC 10月12日下调对全球经济增长和原油需求的预期,为日减产200万桶的决定提供依据。在最新月度报告中,OPEC将2022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速预期下调46万桶/日,至264万桶/日;将2023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预期下调36万桶/日,至234万桶/日。这是该组织自4月以来第四次下调世界石油需求增长展望。

不过,油价并非完全由供需基本面决定。因美元走强、经济衰退忧虑和美联储言论,国际油价10月10-12日连续三日以下跌收盘。

Leave a Reply